你好,这里霍奕。子博@霍奕,图片子博@飞天小尼康-奕
只要你在这里看到了你喜欢的就一定有同好,有意勾搭请私信企鹅号。

[LP/MC]-The Dawn-

无意义无逻辑胡言乱语注意。深夜大半小时打了一半文本丢失怨念产物。BGM等待黎明-李健。

如果这是一个故事的话,它开始了——


「今夜。」

这片缺乏乔木铺被的土地昼夜温差略大,带着夜寒的风在毫无障碍的旷野上匍匐,遇上灌木稀落的缓坡便弯了腰地爬着。
“你小心蛇。”接近坡顶的Chester回过头半开玩笑地。
“你比较白,它会先缠你。”Mike一笑,跨了两大步与Chester并肩。
于是背着登山包的两人终于在苍茫夜色中登上了坡顶。


「今夜 繁星围绕」

他们吐息着,将肺里微浊的温热气体换成微凉空气,那温度刺激着呼吸道也刺激着大脑。
“从这边的地平线——到那边的地平线。”Chester仰面张开了手臂,就像一曲终了时在舞台最前端那样,“360º圆顶全景IMAX巨幕实时直播。”
Mike放下背包,安静地和Chester一起坐下。头顶上的天像是要从四面八方把他们重重压制包围,却没有一点令人窒息的强硬,而是温柔如同宝石蓝的天鹅绒缎子,即便只是视觉但仍有细腻触觉般的感受。那上面撒着星尘——璀璨浩荡,透着那样生动活泼的气息,却安静得如同这个夜——放出来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宇宙的光。


「靠近我 这一次别离开」

Chester打了个喷嚏,Mike拿起他刚脱下的登山外套披回他身上,又揽过他的肩,两人的身影便显出腿靠着腿身子靠着身子的亲密映像。
“我想唱歌。”Chester揉揉鼻头,声音有些翁翁的。
“可别唱那首。”星光缭乱让他有些眼花,Mike将目光移向了月亮。那弯月半垂着,皎洁得能隐约看到月球上阴暗不定的纹路。但它是弯的。
“I'm singing in the starlight, just singing in the starlight...”于是Chester开口,是听上去便非常随意的调。Mike笑了。
“改词了啊。哪天写成单曲?”
Chester又胡乱唱了两句,不唱了。


「握紧你手 不放开等黎明」

城镇的声音消散在远方。这坡顶上似乎不剩人的气息,但也略吵。
“蝉。”
“蟋蟀。”
“蛙。”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对着。Chester忍不住,“他们不睡觉?”
“大概在发/-/情。”
身旁有轻微的气声,Mike没扭头看也知道Chester笑了。他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就随口一说。
两只手悄无声息握到一块儿了,也像他们站在舞台最前端,接下来是要一起迎着欢呼声如潮鞠个躬的。十指指尖都带着夜寒,但两掌心温度就像他俩胸腔澎湃的那热情。
“小鸟呢?”
“小鸟睡了吧,和树一起。”
“他们唱歌比我好听。”
Mike握了握那只手。


「照亮这沧桑的夜晚
照亮你我无悔青春」

他们的时间终于到了黎明之门,终于是抬眼可见那荣耀之光的地方。天开始泛白,繁星都要退场为主角让道。

“Dawn.”
这个字音太好听,Mike想着。再混着身旁那人的嗓音轻轻柔柔带着无尽余韵在空气中绕几转,大概是世上最美的音节。
他们屏息凝神,安静地等待。主角的出场,是无声却最恢宏的交响乐,是无声却最敞亮的合唱,空气中没有任何声波颤振迹象,但鼓啊镲啊弦乐管乐啊人声啊一瞬间都响了起来,震得每一寸光线都不稳。它的光辉它的气场,迫不及待前仆后继地扑在大地上。空气于是变得温热,鱼肚白变为澄亮的金色。它来了。他们盯着它看,丝毫不怕炽人的希望之光灼伤他们的眼睛。
那两只手握得越紧了,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分开。


「你曾说过 等春风吹来乌云散」

林鸟受惊而起,扑棱着尖叫着飞散去了,就像希望之光终于撒下了生机。
“风起了。”
是东风。Mike扭头去看他,金光镀着每一道细纹,甚至每一根纤毛的随风颤动都那么清晰,美得胜过任何珍宝。下一秒那身形被风吹得破碎而凌乱,每一块碎片是最炫目的彩色亮片,高速闪着,然后随风而去,像海风刮过沙砾垒的城堡,像弥望花野的盛开。

他身边的人被风吹化了。
今天没有乌云,甚至没有一片云来组成霞彩。他安静地注视着人本该在的地方,任逐渐灼热的阳光炽烤他的后背。




后来吗?
后来是,“你和我一起看那山花开”。



-End-

后:
其实是重新打了两次,月考前一天的熬夜……。可就是忍不住。
最近突然全部随机到李健的《等待黎明》。事实上歌词整体来看实在有些过于儿女情长,但在最后几段副歌,波涛拍岸般汹涌而起的弦乐和合唱裹挟着希望突然就往我心上拍,几乎是立刻我的脑海里就有两人一起看日出的景象。
类似蛇啊小鸟啊这种梗大概只有菜园群里的才懂,意思意思就好。措辞略匆忙,处理得不算好。

晚安了,我还得养养精神,等待接下来的黎明。

评论 ( 2 )
热度 ( 13 )
  1. PinguTarsy's Ca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土鳖停车场

© Tarsy's C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