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霍奕。子博@霍奕,图片子博@飞天小尼康-奕
只要你在这里看到了你喜欢的就一定有同好,有意勾搭请私信企鹅号。

[Bennoda]-催眠-

高三还债。没有文力。70粉点梗 @北城殇歌 相爱相杀30题-催眠。短打。

去年年底的点梗,今年八九月开始写的。期间搁置两个月,一直处于极其复杂的心理状态中。这两天完成,出于更加复杂的心理状态。

怎么说,我没有办法阻止前辈们的封笔,但我还是随心而行。

只要还有一个‘其他人’在,我就会赖在这个tag下,赶也不走。

Warning:主要人物‘消失’/套路式写作

    

————————————————————

     

“现在,放松。”身着白大褂的Chester顺势扶着Mike的肩膀,将他缓缓放下,“躺下来。”

Mike注视着那张脸。逆着诊室里的光,他的面容神情不是很清楚,只有眼镜片边缘折射了光聚在Mike眼里。他顺从地随着Chester的动作躺下,脑子里迷迷糊糊混混沌沌地有些察觉Chester要做什么。

没有一丝不安。Mike记不清Chester之后究竟做了什么——是所谓垂着小物件在他眼前晃,还是念着极具迷惑性的字句。他不必记得。只需——脑海中剩下的悠远的他所喜爱的嗓音,飘渺空旷,而清晰,便足够。

Chester隔着镜片凝望那张平静的脸。眼袋深重了不少,眼角鼻翼两侧的纹路也明显了好一些,看上去不修边幅的凌乱胡髭无声昭告着人最近状态并不好。

一直都是我听你的话。现在,你得听我一次了,Mike。

抽风机沉静平缓的呼啸,和两个人沉静平缓的呼吸声。

   

“我是谁?”

“Chester Bennington.”

“你是谁?”

“Mike Shinoda.”

“那么,听着,Mike,下面的话,要留在你剩余的人生中。”

   

“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Chester轻握住了那只略粗糙的手,语调没有任何起伏。他的目光没有从Mike脸上移开过,确认对方并没有醒过来;镜片后那眼神似乎还蕴含着别的什么复杂的东西。

“所以你不会感到心痛。你只会惋惜,像别人一样。”

“忘了我们曾经接吻。”

“忘了我们曾经做[☆]爱。”

“忘了我在你耳边说的‘我爱你’。”

     

“现在,我是谁?”

“Chester Bennington.”

“你是谁?”

“Mike Shinoda.”

“你爱我吗?”

“我喜欢你。”

“我死了,你感觉怎么样?”

那只手忽的抽搐了一下。

“我……很抱歉。”

进入诊室后的第一次,Chester脸上浮现了笑意,眉眼线条柔和如同细软叶芽要把整个春天的美好都含进去。他声音很轻,蜻蜓点水般;他的手抚上了Mike的脸,细密的皱褶,糙硬的胡髭。

“你会醒的。”他说,同时起身,“你会醒的。”

然后他离开。关上门那一刻,诊室的灯忽地灭了。

   

     

Mike醒来,日光甚是美好。孩子似乎早醒了,大喇喇地和妻子闹腾。他扶额坐起身。头脑有些沉重,心也是。

本该一夜无梦,也不知为何。

   

还有不明事理的人偶尔来问他有什么感受,Mike早已厌倦。能有什么感受?挚友的逝去,巨星的陨落,不过是抱歉呵遗憾。

麻木得不知内心有过空洞。那里轻飘飘的。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6 )
  1. Tarsy's CaseTarsy's Ca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霍奕

© Tarsy's C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