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霍奕。子博@霍奕,图片子博@飞天小尼康-奕
只要你在这里看到了你喜欢的就一定有同好,有意勾搭请私信企鹅号。

[萩松] 脑洞小短刀。

天知道我有多久没有打开过lofter的文字编辑框了。这一篇也不能算文,只是个脑洞,没有文笔,没有文力,在名朋呆久了不想回来写文了。

  ──────────────────

一如以往地相拥。
松田的手臂环着那个坚实的身躯,指尖是隔着衣料传来的令人安心的温度。他内心忽地有一丝悸动。

萩原一如以往地笑,垂眼角让那看起来灿烂又没心没肺。

他握起了松田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有实感吗?”

那是热的。松田想。他的手背依着萩原的手心,他的指尖乖顺伏在萩原的脸颊——有些许粗糙,有些许发硬,有些许日夜熏着爆炸物的独特气息。他的眼睛看着他,是沉静的湖水,是恋人独有的温和。
“有实感的话,”他还是笑,“就多抱一会儿。”

那种悸动忽然在松田胸口炸开了。
爆炸,烟火,碎片四迸飞溅,糟糕得找不到原型。他忽然便无法隐忍,手臂一伸把萩原死死抱在怀里,力度足以让两个人都暗自吃惊。

他想箍住那个温度。

看不见萩原的脸,但是松田知道他语调带笑。萩原安抚幼兽一般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脊背。
他笑着说,“我是你的。”
“别担心,我是你的。”
“没有人能抢走。”

怀里的实感蓦就没了。那个存在证明的温度也没了。人像羽毛一样消散,散在空气中了无痕迹。
松田的怀里,空空如也。
窗外天光大好,蓝得明净。
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

评论
热度 ( 7 )

© Tarsy's C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