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霍奕。子博@霍奕,图片子博@飞天小尼康-奕
只要你在这里看到了你喜欢的就一定有同好,有意勾搭请私信企鹅号。

[土鳖神奇小AU] (5)

*突然就想看警察AU的Mike处于下风被揍得大红大紫[[。

*没有逻辑,片段灭脑洞。

*经常虐你西身的我终于开始虐你麦的身了。



——————————————————————



“你这家伙……!!命都剩下不到一半了吧!还在笑??”

“你这种生命中只剩下苦与恨、恶与痛的人……”

“是不会理解阳光的。”



——————————————————————



缺乏光源,空气中粘稠得化不开的水汽、腐臭、血腥,在胶着。尘灰带着别的什么盘旋升腾,从唯一的通风口里钻出去。

远远地从哪里传来粗鲁的谈笑声,Mike阖着的眼皮微微颤了颤,被紧锢的手也动了动指头。在这种地方连睁开眼都是浪费气力,但是自己的手要是继续保持这种循环不畅的状态,再过不出一周就得废掉。他缓缓地呼吸着,感受微小气流在空间内划出波动,还有胸腔的疼痛。——说实话,他早就麻木了。刚开始是有痛觉的,全身的每一个地方,外伤,内伤。当那群人去休息时,他坐在椅子上仔细数着哪里又蹭掉了一块皮,哪里脱了臼,肋骨断了几根,大概能撑多少天和医务人员来到时该怎么描述伤势。现在不了。他可以干干脆脆地想着自己还活着,日子还不错。

日子倒是的确不错的,Mike觉得自己大概还得感谢这帮歹徒。他们不聪明,实在不懂得怎么折磨人。他要感谢他们给了他冥想的时间,回忆人生是个非常有趣的过程。



尤其是,当他想到那抹笑——微微泛白的光辉之下,Chester唇角美好的弧度,而他能够在脑海中描摹着对方每一个细节——他就知道自己没有理由失去希望,没有理由死去。

他不会舍得。



————————————————————



“哼,不是很有骨气吗?怎么还吃得那么开心?像一条狗。”

“警匪片看多了吧?”Mike从容不迫地咽下最后一口发霉的面包,“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



Mike的耳朵嗡嗡作响,他听不清楚身边年轻警员在说什么。局里出现内鬼?已经是最快速度?不,与他无关了。

带有消毒酒精气味的空气有舒心的香味,吗啡效用非常快。安心是致命的。忘记当年在警校是谁说过这句话,他终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孑立于断崖,似乎睡过去便会坠落。





'Fall, fall, fall in love.'





Mike只希求自己梦中有他,醒后也有他。



——————————————————————



Chester在很久之后才被允许探视。那时候病房里正被笼罩在透过轻薄纱帘的柔和日光中,一切都是安详静好的景象。体征监测器械发出平缓有节奏的声音,输液袋内液体一点一点被消耗,素色的床铺平整缺少皱褶,衬着床上人的肤色苍白无血色。宁静祥和,几乎没有生命力。Chester走进去,像走进一张过曝的照片。

他在床边坐下,握住被单下那只手。这就像一个终结,一个能抹去近三周来日夜提心吊胆和梦魇的终结。手上的温度是凝聚终结的力量,温和美好。



“我梦见你了。”



Chester抬眼,Mike在看着他,脸上的微笑并不因虚弱而减少丝毫过往的明亮与安定。



“我梦见你了,Chester。”


评论 ( 2 )
热度 ( 12 )
  1. PinguTarsy's Ca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土鳖停车场

© Tarsy's C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