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霍奕。子博@霍奕,图片子博@飞天小尼康-奕
只要你在这里看到了你喜欢的就一定有同好,有意勾搭请私信企鹅号。

[IV./V.Adams]-玫瑰-

*伪童话风,伪,伪。我不会写童话我发现。

*原型是……夜莺与玫瑰??可是我并不知道[…幼体化注意。角色死亡注意。ooc注意。写这几个注意是因为怕被人送刀片啊……

*前段和后段相接隔了两个月[因为没人接啊…]后段写得比较仓促[其实前段也]

————————————————————————
“我想要一朵玫瑰。”
男孩湖蓝的眼瞳水汪汪地闪,安静地望着蓝得澄澈的天空。他身旁小哈士奇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小狗安静地卧在他身边。
“我想要一朵玫瑰。”
红得艳丽的花瓣,绿得如墨的枝叶,尖利的梗刺能够保卫她自己,决不退缩。男孩托着腮,嘴角挂着甜甜的笑。
另一个男孩听见了他的喃喃自语。
“五号,你想要什么?”
“一朵玫瑰。”
“玫瑰?”男孩望了望周围。白茫茫的雪地,没有一点柔软的感觉,没有一点生机的颜色。建筑物是铁灰着脸,阴冷地站在那儿。
“我们这儿哪里有玫瑰?”
“所以才会是'想要'啊——”五号眨眨眼,“四号没见过玫瑰吧?”
“一定是非常美丽的东西。”
“是花儿。”
四号沉默地离开了。他的确没见过玫瑰,但是他想要找到一朵送给五号。
于是他来到了铁灰建筑物的地下室,见到了一个男人。轮椅如王座,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父亲,我想找到一朵玫瑰。”
“噢,玫瑰?我们这里没有。”男人咧开嘴笑,看不出任何与慈祥沾边的感觉。
“您能拿到任何事物。”
“你为什么要玫瑰?”
“五号……”男孩不自觉地握了握拳,“五号他想要。”
“你无论如何都想要吗?”
“是的。只要他能快乐,无论如何。”

————————————————————————————————
“你在希求着什么呢?”
名为西贝柳斯的男人伸出手,颤巍却带着不可抗拒,枯瘦的皮紧贴着嶙峋骨节。
“你在希求着什么呢,四号?”
男孩咬了咬下唇。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称为“希求”的,他只知道当他看见五号开心的神情,就算是冰天雪地钢筋水泥也温柔如同日光。
“那就如你所愿好了。”
西贝柳斯收回了手,敛着毫无温度的笑意。
“谢谢父…呃!”
话音未落,刺痛钻心在胸口蔓延开去。四号一时支撑不住身体,双膝一软跪了下去,一手抓着胸口却丝毫止不住痛觉,另一手撑着冰冷地面,凉意仿佛毒蛇由指间游入身体。
异物运动带来的痛觉清晰无比,是细长带着利刺的条状物体在体内横冲直撞,沿着心肌纹路包裹了心脏的跳动,缠着金属骨架和线路往四周伸展。棘刺划断神经与肌肉,在皮肤下蠢蠢欲动。
四号看不清西贝柳斯此时脸上的表情了。他颤抖着抹去唇角不知何时溢出的血滴,强撑着站起身子便往外跑,留下背后的世界仿佛在螺旋崩坏。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暴风雪,灰黑的天色掩盖了原本明净的蓝,铺天盖地的雪片在狂风中千斤似的狠狠砸向地面。四号跌跌撞撞地在雪地中跑着,他还想找到五号。
体内仿佛也是一场狂风骤雨,他的身子大概只剩下一副皮囊,皮下的一切已经成为一团混乱不知何物,而心脏的每一下搏动都有急停的迹象。指间突然传来温温细细的痒,他低头,看见墨绿色的尖刺突出皮肤外,暗红色的血缠绕流下指缝。手臂下蛰伏青色蛇形运动的东西,小小的‘噗’的一声,十几根刺突了出来。
四号跌倒在雪地上,鹅毛大雪压在他身上。
藤蔓还在扭动。
四号从来是不惧怕死亡的,但是他惧怕再也看不见五号,看不见五号的笑脸和澄澈的眸子。他以为他还能再看一眼明净的蓝天,虽然那颜色不及五号的瞳色;他以为他还能找到五号。
“花……”
双唇翕动,扫着周围的雪。可是四号的声带早已支离破碎。他自己也还没见过玫瑰。
失去意识前一刻,他仿佛看见天晴。
——————————————————
“天晴了!”
男孩从通风管道爬出来,还不忘回头叮嘱那只小狗:“蓝波你快点噢。”
雪地的日光总是那么温暖。男孩舒展着自己的身体,享受这世间的馈赠。他的目光忽的扫到远处厚厚雪层上突兀的异色,便踏着雪跑了过去。
“玫瑰!”
他挥舞双臂欢呼着,却被小狗咬住裤脚而前进不能。小哈士奇的喉间咕噜咕噜的,五号敛起了笑容。
“蓝波不乖哦,坐好!”
听到男孩的呵斥,小狗松开了嘴。
“虽然,这单独一支直立的花在雪地上是很奇怪啦……”男孩喃喃着,伸手扯了扯墨绿色的茎,不小心被棘刺扎破了指尖。指尖冒出小小的圆润的血滴,和花瓣的颜色一模一样。
“它真好看啊。”男孩笑了,不由自主亲吻了那朵娇艳的花。
柔嫩得就像两片唇瓣的触觉,还带着莫名的温度。
“它真好看啊。——四号呢?我想给他看看这个。”
小哈士奇呜咽了一声。五号四处张望,没看见任何活物。
“他总会找到我的啦。”

 
[-END-]

评论 ( 5 )
热度 ( 24 )
  1. Tarsy's CaseTarsy's Ca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霍奕

© Tarsy's C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