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这里霍奕。子博@霍奕,图片子博@飞天小尼康-奕
只要你在这里看到了你喜欢的就一定有同好,有意勾搭请私信企鹅号。

[惊!]霍奕的过去竟然是……

竟然是一堆黑历史

————————————————————————

亲爱的,UC震惊部向您发出邀请。

这是一个来自空间的问卷调查。

*除了俩坑以外,最早的都只能找到14年的了…

*辣眼睛拆CP毁童年系列。

*写完才发现自己当年在OPB那边其实还有好多历史……懒得找了。

*为了找历史开了无数个网页…

*不打tag了辣眼睛。

*2014是神奇的一年,经历了文笔成熟程度的巨大转变文风的巨变思想的巨变爱好的巨变。

(要不是小学写的BG在前段时间我妈收拾房间时弄不见了……这东西会很有趣)


第一题

开头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开头。


【最近】

[生命线/四五-《玫瑰》]

“我想要一朵玫瑰。”

男孩湖蓝的眼瞳水汪汪地闪,安静地望着蓝得澄澈的天空。他身旁小哈士奇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小狗安静地卧在他身边。


【半年】

[LP/MC-最后的战役]

大地静息,波澜不惊。暗黄的土地接着暗黄的天,暗黄的烟雾在被暗黄灰尘掩盖的躯体上平移。

Chester将脑袋往身后残垣一靠,头皮感受到砖瓦磨出的砺砺沙土。他闭上了眼睛。


[LP/MC-《California Sunshine》]

“什么?你要走了?”

Chester看得出来Mike差点就要把手中的马克杯扔出去。他耸耸肩,抿了唇不作声。

“Chester,我们不是说好的……”Mike将手搭在Chester肩上,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太激动,“上次。我们不是说不再提这件事吗?”


【两年】

[腰斩/霍夏-无题]

“你和他很像。” 

他顿了顿,补充道,“我不是说机体外形。”


[TF/OPB-《Sir,I'm here》]

这片废墟上伫立着各式各样已看不出原样的焦黑的低矮建筑,地面上是如同焦炭堆埋而成的泥土。残阳颓然吊在半空,昏然的光芒丝毫无法照亮这片死寂。

有些哑色的军靴在泥上无声踏出一串浅浅的脚印,身穿军服的男人踏上一扇门前的台阶——两旁的扶手看上去就像烧焦的树枝一样干脆——拿出一串钥匙,准备开门。


【五年】

[名柯/优有-《等你》]

[这个,上帝…即便是初中生也仿若小学鸡]

小时候,看着英理和小五郎打情骂俏真的有点羡慕——自己连一个青梅竹马都没有!然后,躲在一边看,偷偷幻想自己的白马王子真的很幼稚却又不能自已啊有木有。。。。


[这是小学的一本原创脑洞还自己画了封面的……只写了两页不到,但已经是自己现在能找到最早的了。]

夕阳似血,半悬在地平线上。

两个女孩手牵着手,走在人烟稀少的大路上。


第二题

结尾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结尾。


【最近】

[生命线/四五-《玫瑰》]

“玫瑰!”

他挥舞双臂欢呼着,却被小狗咬住裤脚而前进不能。小哈士奇的喉间咕噜咕噜的,五号敛起了笑容。

“蓝波不乖哦,坐好!”

听到男孩的呵斥,小狗松开了嘴。

“虽然,这单独一支直立的花在雪地上是很奇怪啦……”男孩喃喃着,伸手扯了扯墨绿色的茎,不小心被棘刺扎破了指尖。指尖冒出小小的圆润的血滴,和花瓣的颜色一模一样。

“它真好看啊。”男孩笑了,不由自主亲吻了那朵娇艳的花。

柔嫩得就像两片唇瓣的触觉,还带着莫名的温度。

“它真好看啊。——四号呢?我想给他看看这个。”

小哈士奇呜咽了一声。五号四处张望,没看见任何活物。

“他总会找到我的啦。”


【半年】

[LP/MC-最后的战役]

Chester匍匐着跑到另一片断墙后了。低小的脚步震动沿着地表传递过来。不久,是几个侦察兵。Chester旋上消音器,在他们走到断墙后方时全员秒杀。

Well done,点射。他对不远处的Mike竖了个拇指。

然后是更细密的脚步震动。


[LP/MC-《California Sunshine》]

还是迷蒙的白,西海岸的金色阳光大概还没醒来,Chester已经坐在自己的车内了。Mike攀在驾驶座车窗外,递给他两盒磁带。Chester接过来看了一眼,盒脊上的贴纸寥寥几字,一盒是Chester当初试音寄回的Demo,一盒是他们这些日子创作的乐曲母带。

“如果再也见不到,好歹留点东西,让你别忘记大家。”Mike笑着抬抬眼。

“就算不留我也会记得,你。”Chester把磁带放回手套箱内,也抬头朝他笑了笑,“谢谢。”

“不谢。再见。”

“再见。”

Mike后退半步,小车往前拐个弯,进了大路。他就在路边看着,看着清晨沉寂的马路上车尾变成了孤独的小点,再消失在那个方向。楼与楼之间,加州的阳光蓄势待发。


【两年】

[TF群同人/千虫-《Simple Be.》]

“太冷了。”

千斤顶这么说着,百无聊赖地往不知何处扔了个手雷。裹挟着无数尘杂的火光冲了天,掀起一阵短暂的气浪。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如同汪洋中掉进一颗小石子,比寒冰更彻骨的冷意延绵万千,并不因这微不足道的爆炸而产生一丝暖意。

虫子安静地伏在一旁围观。他随手扔给虫子一块铁板,虫子接过,嘎吱啃了一会儿便去充电了。


后来老千离开了。他力不从心。

后来虫子在手雷堆里睡了一夜。

后来千斤顶来了,不是那个千斤顶。


【五年】

[盗笔/瓶邪-《路拾小哥》]

[吐槽文典范。颜文字,括弧内作者吐槽,2.5次元,出戏。]

囧TZ。

o(╯□╰)o

这是闹哪样。

那分明就是小天真的声音啊啊啊啊啊!!!!!

是诈骗分子咩!!!!!

谁告诉我开不开门啊!!!!!!


[盗笔/瓶邪-某十五题之6]

但吴邪关心的不是这个。

一瞬间的眼神交织,他发现那小哥的目光似曾相识。

……是谁?吴邪想来想去,没觉得自己和那人见过面。他正想追过去问,发现那小哥已经消失在城市喧嚣的川流之中了。

有缘……再相见。


[名柯/新兰-《The Date》]

“咖啡凉了哦~”耳畔传来好听微带磁性的男声。

兰回头,少年站在桌旁,嘴角微翘。


“兰。”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你自己最喜欢的部分。


【最近】

[生命线/四五-《玫瑰》]

话音未落,刺痛钻心在胸口蔓延开去。四号一时支撑不住身体,双膝一软跪了下去,一手抓着胸口却丝毫止不住痛觉,另一手撑着冰冷地面,凉意仿佛毒蛇由指间游入身体。

异物运动带来的痛觉清晰无比,是细长带着利刺的条状物体在体内横冲直撞,沿着心肌纹路包裹了心脏的跳动,缠着金属骨架和线路往四周伸展。棘刺划断神经与肌肉,在皮肤下蠢蠢欲动。


藤蔓还在扭动。

四号从来是不惧怕死亡的,但是他惧怕再也看不见五号,看不见五号的笑脸和澄澈的眸子。他以为他还能再看一眼明净的蓝天,虽然那颜色不及五号的瞳色;他以为他还能找到五号。


[我可能只是虐人身虐上瘾]


【半年】

[LP/MC-《California Sunshine》]

但是,人与人相遇要有多少年,梦想和现实又有多远,Mike实在是想不下去了。他们都还那么年轻又稚嫩,总觉得自己不会怕虎。可最大的虎从来是凶狠如现实,防不胜防。


【两年】

不存在的。


【五年】

[名柯/新兰-《The Date》探哀番外]

宫野明美想哭,但是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仿佛永远落不下来一般。

人们也在偷偷地嚼舌头,说那个失去妹妹的女孩一点也不伤心,如此……冷漠。

宫野志保被一对老夫妇领走,就此改名灰原哀。

哀。幼小的女孩跟着从此不再陌生的男人一遍一遍在桌上描摹着汉字。哀しい的悲凉蔓延全身,她轻轻一抖。

可惜稚拙如她,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名柯/新兰-《The Date》探哀番外]

[这些年的我已经不忍心写整段的对话了。]

“我宁愿你陪我多说点话。”

“撑到有人找到你吧。”上面的声音越来越轻。

“真是,后悔把那么多时间都花费在废话上了。”她把头微微往上扬,“白马。”

“都快死了还不叫我名字……我会死不瞑目的。”即使近乎脱力,白马探仍然在调侃着。他只希望那个女生不要太紧张。

“探。”

“嗯。”

“很高兴认识你。很不高兴和你交往。”

“……为什么啊我真的会死不瞑目的……”

“谁叫你会死啊。”

“那我尽量不死。”

“反正你死不瞑目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呀咧呀咧哀酱真是冷血……”

四周充斥着各种伤者的哀嚎与呼救,可这两个人互相调侃着仿佛在家里打情骂俏。

“说真的。哀酱。”

“叫志保。”

“志保……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工藤其实很不错你要不嫌弃今后可以去依靠他。”

“我嫌弃。”

“不要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而放弃终身。”

“你才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人。”

“……再见。”

“再也不见。”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你自己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最近】

[LP/RB-无题段子]

[越长大越不会煽情是这个意思吗??]

“你的名字听起来像个强盗。”

“噢,那我抢走了什么?”

“我的心。”


【半年】

[LP/MC-《California Sunshine》]

直到他觉得自己能听见钟表滴答。“听我说,Mike。”他吞下最后一口三文治,于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的声带运动了。他甚至不敢看身旁人的表情,“这些日子……很感谢能和你共事。”

“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很棒的人,一直以来给大家带去了很多困扰……受到了大家的照顾,尤其是你。”

“你是那个人,那个能够在我失控时控制我情绪的人,那个能够支撑我走下去的人,那个能够在我绝望时给我力量与希望的人。很多时候我都会有错觉,没了你我可能没法多活一天。也许它是正确的。”

真客套,听上去像致谢感言。Chester想抽自己一巴掌,可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听大脑指挥了,他只能那么说下去。讽刺,我的身体可能比我的大脑更了解我。

“我想道歉,为我给你带来的所有麻烦。也许我永远不会再见到你,也许我不久之后能看见你的乐队拥有了火爆的成功,它可以不叫Xero,不叫Hybrid Theory,不叫Linkin Park,但它有你。”

旁边一直安静着,Chester不敢望过去,他怕对上对方的目光。但他现在感觉自己在对着空气——对着一部嘈嘈冒雪花的小电视机,两杯凉了的咖啡和一屋暗黄的灯光——自说自话。

“没有我你们大概能走得更远。我呢——以前那老样子,还算不错。”他低下头兀自笑了一下,“毕竟,我好不容易学会了与人相处,有了那么美好的经历,我的生活得开心很多。”


【两年】

[腰斩/霍夏-无题]

[要不是找不到别的,我还真不是很想把这篇文搬出来……]

“夏浪。听我说…” 

“现在可什么都说不了了!”他感觉到医官已经忙开了,“你别说话,我先给你处理下伤口——” 

“你不是替代品。”


【五年】

[盗笔/瓶邪-某十五题之6]

[我先笑会儿]

吴邪头顶仍是那刀枪戈戟。他抬起头,眼神空洞:“他能救活吗?”

也不知道是在问谁。琅国主将暗自发笑,伤重成这样,不死的都是神。

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吴邪低下头来,也笑了笑。他伏在张起灵耳边喃喃道:“要……一起。”


[名柯/新兰-《The Date》]

兰低着头,额发垂下,看不清她的表情。

“兰……”工藤新一抚上她的肩,莫名有些心痛。疏忽间女孩一下扑在他怀里,紧紧地环住他的腰。

他能感受到胸前的衬衫慢慢地被濡湿,心里撕裂般的痛楚和不解蔓延开去。

为什么……要哭呢?

我……让你感到困惑了吗?


[名柯/新兰-《The Date》探哀番外]

曾经什么时候,有个温暖如阳光的女子亦是像她生命中的一整片天空。

不管是曾经的她,还是现在的他,都要破碎掉了。


第五题

人物描写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人物描写部分。


【最近】

[生命线/四五-《玫瑰》]

男孩湖蓝的眼瞳水汪汪地闪,安静地望着蓝得澄澈的天空。他身旁小哈士奇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小狗安静地卧在他身边。

名为西贝柳斯的男人伸出手,颤巍却带着不可抗拒,枯瘦的皮紧贴着嶙峋骨节。


[LP/RB-无题段子]

当然了,听到这话时布莱徳嘴角安静的微笑仍是一如既往地像一头温顺的小鹿。


【半年】

不存在的。


【两年】

[TF/OPB-《Sir,I'm here》]

“先生,你要买报纸吗?”

一本正经的童音在他身后响起。大黄蜂愣了愣,转过头去。

那明明是一个本应还在双亲怀里撒娇的孩子,全身上下沾满了不知名的污迹,除了肤色外什么都看不出来,已经起了毛边的简陋挎包松松挂在他身上,满满地装着报纸。男孩的瞳色是湖蓝,盛着与年龄不符的正经。

“先生,你要买报纸吗?”

见大黄蜂没有回应,男孩又重复了一次,语调仿佛是用机器复录出来的。


【五年】

[盗笔/瓶邪-《路拾小哥》]

连帽衫的帽子和长刘海盖住了半边脸,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抱着膝盖,背后背着一条长长的用黑布包着的东西,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像雕像。


[名柯/新兰-《The Date》]

果然是害怕我吃醋的类型啊~兰看着眼前的女生,在心里感慨。

茶色短发微鬈,湖蓝的瞳色映出人影晶亮,实验室的白大褂显得精练而不中规中矩。

总而言之是个美人。


[名柯/新兰-《The Date》探哀番外]

“白马探。”

她在心里默念着这名字。那人有着与她相似的茶发,在一众黑发中尤为扎眼。

酒红的眼眸,深深荡漾着酒一般迷醉的气息。

极为帅气的脸庞,一看就知道曾经一定遭受过无数女孩的围击。

身材颀长,举手投足间都是英式绅士的礼貌与优雅。


[名柯/新兰-《The Date》探哀番外]

他悄悄地偷偷地睨向灰原哀那边,夕日微红的光细细铺在她脸上,净白的脸更多了一些微酡的血色。她就那么静静地看书,他也那么静静地看她,直到红日完全坠没,她合上书站起来,他也微微慌张地合起书。


第六题

环境描写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的环境描写部分。


【最近】

[生命线/四五-《玫瑰》]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暴风雪,灰黑的天色掩盖了原本明净的蓝,铺天盖地的雪片在狂风中千斤似的狠狠砸向地面。


[LP/RB-无题段子]

在那个阳光被绵软的云朵柔化了不少的午后,每一小团空气簇拥在身体旁边都是暖呼呼又懒洋洋的。


【半年】

[LP/MC-《California Sunshine》]

Mike后退半步,小车往前拐个弯,进了大路。他就在路边看着,看着清晨沉寂的马路上车尾变成了孤独的小点,再消失在那个方向。楼与楼之间,加州的阳光蓄势待发。


【两年】

[TF/OPB-《Sir,I'm here》]

这片废墟上伫立着各式各样已看不出原样的焦黑的低矮建筑,地面上是如同焦炭堆埋而成的泥土。残阳颓然吊在半空,昏然的光芒丝毫无法照亮这片死寂。


【五年】

[盗笔/瓶邪-某十五题之6]

天色昏黄。万物俱静。

琅国和琊国的士兵呈两大方阵,伫立于黄土之上,静默无言。


[事实证明久远的曾经我根本不怎么会写环境描写]



第七题

接吻与H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我不写H的……!!然后再瞧一眼这个篇幅,对MC是真爱啊。


【最近】

[生命线/四五-《玫瑰》]

[意思意思凑数的]

“它真好看啊。”男孩笑了,不由自主亲吻了那朵娇艳的花。

柔嫩得就像两片唇瓣的触觉,还带着莫名的温度。


【半年】

[LP/MC-《California Sunshine》]

这算什么?Chester脑内是浆糊,稠不兮兮一团无法思考。他又看见Mike的笑意 了,并不是很放肆的、像小计谋得逞的那一种。

Chester双臂绕上Mike的脖颈,直吻上他的唇。

出乎意料地,Mike没有拒绝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反而也配合着将他揽在怀里。暗黄灯色忽然就流动起来,爱怜地怀抱着两人,像让他们糅为一体。

Chester有很多欲望,从来都是。但没有哪一刻欲念能比现在更强烈——他想留下来,他想和Mike在一起。

现实编制的阻绊可牢靠,哪能让他那么轻易就跨过。

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Chester唇角湿淋淋的,眼底也湿淋淋的。Mike抬手擦去那些狼狈的水迹。

“去好好睡一觉吧。”


[LP/MC-最后的战役]

“Mike.”

“Yes.”

“很高兴能认识你。”

“我也是。”

“下辈子也在一起吧。”

这一次似乎没了应答的声响。Chester望过去,Mike也望过来。目光对上之时,两人都侧着倾了倾身。温热湿润的吐息混杂在一起,皲裂带着血痂的唇瓣紧贴,短暂的唇舌交接,然后分开。


[LP/MC-沦陷]

Chester明显是被某些词句触动,在他怀里开始轻轻颤抖。Mike将两人距离稍稍拉开,看着对方眼眸蒙上水光,轻力摁着他后脑吻了过去。长时间缺水而皲裂的唇瓣触碰,略干燥的舌面相依,情欲在两人胸腔冲撞,温缓绵长的吻渐渐变得失去控制,人的原始本能让他们野兽般几乎在互相咬噬,直到津液混着血丝在他们下颌缓缓流下,直到Chester指尖紧攥的Mike胸前衣襟像是要被撕烂,直到两人满脸通红气喘吁吁才离开对方。Mike仍在细密亲吻着Chester下颌,将液体都卷在舌尖,而这个时候一楼最后的门障被破了。



【两年】

不存在的。


【五年】

[名柯/新兰-《The Date》]

工藤新一不自觉地把兰的脸抬起,拭去糊成一片的泪痕,轻吻下去。

只是单纯的…感受她的温度。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迅速的离开她的唇。

“对不起……”

“?”兰实在不解。哪有人在吻了别人之后还说对不起的?

“不应该在没得到你的同意时强行吻你…抱歉。”

工藤新一放下手,轻轻向后退了一小步。

你觉得我会让你白白占我便宜吗?

兰扬起一个微笑,扑了上去。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分别摘取你最近,半年前,两年前,和五年前(如果没有五年,那就最早写的)写的文最有槽点的部分


不!存!在!的!

我无论写什么都会槽点高啊!!!

过了那么一会儿看回去就会槽死自己的!!



第九题

觉得自己也许再也写不出来的部分

半年前或更久之前写过的,觉得自己也许再也写不出来的是什么呢?


并不是什么部分了。

一个是,非常少女的细腻的情感吧[即便现在描述情感是很细腻了,但是内心根本就没有细腻一说……]

另一个是,一种作为写手的素养吧。三年前的我是个写半年文完结后觉得自己拖更严重的人,现在是个写了两年还心安理得停更的垃圾。




第十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没有太大的期望值,因为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到哪里。

希望当然是那种,呃,长篇,结构精细,逻辑严谨,故事线丰富,语言还很棒的那种咯。


谢谢你看到这里呀,看完我们大概也是深交的份儿了。


评论 ( 4 )
热度 ( 4 )

© Tarsy's Case | Powered by LOFTER